产品展示
  • 瓦尔塔蓄电池斯柯达新明锐晶锐速派昕锐昕动1.6L野帝原装汽车电瓶
  • 红旗H5专用汽车内饰改装防晒遮阳垫硅胶防滑中控仪表台避光垫配件
  • 大众途观扶手箱改装配件2017款2016年/15/14/13/12/10中央手扶箱
  • 适用于蔚来es6 ec6辛巴中控下储物盒置物盒es8收纳盒内饰配件改装
  • 大众探岳改装储物盒后备箱储物格备胎置物箱尾箱内饰装饰专用配件
联系方式

邮箱:info@sogou.com

电话:0781-986161

传真:0781-986223

汽车音响

车祸背后

2023-01-14 07:42:00      点击:503
原标题:车祸背后

2022年6月8日。车祸背后

我目睹了一起交通事故。车祸背后

一辆宝马X6撞飞了一个男孩,车祸背后害羞研究所隐藏入口免费在线_免费入口精品肇事者下车查看,车祸背后短暂停留后驾车逃逸。车祸背后

我原本只是车祸背后个目击者,但做梦也没想到,车祸背后到最后却成了他的车祸背后帮凶。

警察认定我是车祸背后他的帮凶,是车祸背后因为肇事者离开现场时,我上了他的车祸背后车。

直到我拿出了神秘物件,车祸背后我才被无罪释放。车祸背后

1、车祸背后

2022年6月,车祸背后儿子白血病复发。

才半年,已复发两次,次次危在旦夕。

作为母亲,我心痛不已,但又无可奈何。

三年前查出白血病,我和孩子爸想尽一切办法给他医治。

花光了所有积蓄,欠了一屁股外债,可儿子的病依旧没治好。

医生说,需要做骨髓移植手术,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手术费用很高,算下来差不多要三十万。

雪上加霜的是,孩子爸爸去年遭遇车祸,不幸离世。

所有重担一下全压在我身上,压得我快要窒息。

昨天,医生告诉我,有合适的骨髓源了,可以安排我儿子的手术了,催我尽快缴纳费用。

老公的赔偿金还剩下十万,手术费和治疗费需要三十万,我还得想办法解决二十万。

二十万,对于普通的工薪族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

此时的我,就像陷入流沙无法自救。

老公不在了,能找的亲戚也所剩无几。

堂弟,是我能找的最后一个亲戚。

此时,顾不上面子不面子了,为了儿子,我只能硬着头皮去求人办事。

堂弟家在望都别墅区,最近几年,他事业很顺,据亲戚议论,他资产过亿。

去堂弟家那天,天空飘着雨,走在望都路泥泞的路上,我心里百味千陈。

正当我在想怎么跟堂弟开口时,一辆黑色宝马从我身边飞驰而过。

由于车速快,又是下雨天,经过我身边时溅了我一身泥。

我正想发作,突然,一阵刺耳的刹车声,紧接着砰一声巨响,一个娇小的身影飞上半空。

翻腾两圈后重重摔在路对面的垃圾堆里。

当车停下来时,车身已倾斜,前端保险杠明显变形。

引擎盖上洒了一滩鲜红的血,依稀冒着热气。

我特意看了一眼车牌,没有牌照,是辆新车。

发生事故时,下着雨,望都路上除了我之外看不到别的行人。

我被突如其来的意外吓懵了,竟忘记打报警电话。

肇事司机肯定也被吓懵了。因为车停下来后,他一直没下车。

过了一会,车门开了,一个中年男人从驾驶室慢悠悠地走了下来。

他机警地环顾着四周,但唯独没有朝我所在的方向看。

确定没人后,他径直走到男孩面前,伸手探了探脉搏。

探完脉搏转身的一刹那,他发现了我,眼神瞬间充满杀气。

我想跑,但动不了,双脚已麻木。

他一步步朝我走来。害羞研究所隐藏入口免费在线_免费入口精品厚重的鞋底踩着泥块,沙沙作响。

我的心,怦怦直跳,越跳越快,感觉快要冲破嗓子眼。

这时,我才想起报警,掏出手机,我慌乱地摁着手机键盘。

刚摁了110三个数字,手机就被宝马男一把夺走。

上车谈谈。中年男人恶狠狠地盯着我。声音铿锵有力,语气中充满了威胁。

还没等我回答,中年男子一把扣住我的手腕,拉我上了他的车。

刚到车里,大雨就倾盆而至。

2、

我蜷缩在后排座位上,一言不发。

他死了,我确认过。目击者只有你。

中年男子启动车后调了头,往郊区方向开去。

惊吓、恐惧、不安占领全身,我手无足措。

有监控。我鼓起勇气,艰难地从嘴里挤出三个字。

解脱了,不会再有人能威胁到我。

中年男子长舒了一口气,转过头看了我一眼。

我很清楚有没有监控。说完头又转向窗外瞟了一眼。

这么大的雨,现场一会就被冲得一干二净。不会有人找到证据。

中年男人一脸笃信和喜悦,似乎刚了结完一件烦心事。

我不知道如何回话,只能选择沉默。

给你二十万,我知道你需要钱。

我心生疑虑,他怎么知道我需要钱,还知道具体的数额。

难道他是北亚医院的医生?

我没有别的要求,只想你把这事烂肚里。说完,他吸了一口烟,缓缓地把嘴里的烟吐了出来,车内弥漫着尼古丁的味道。

我得先答应他,不然我根本没有机会逃离,我心里盘算着。

二十万我要,但这钱算是我跟你借的。说完,我特意看了他一眼。

我可以给你写个借条。

没问题。

说完,他拿出纸和笔递给我。

我歪歪扭扭地写下一张二十万元的借条,复查了一遍,反手递了回去。

他接过借条,瞟了一眼,顺手丢进变速杆旁边的收纳箱里。

你可以拿包下车了,不放心的话可以点点。

对他来说,钱不管是哪种方式收下,只要收下了,就达到目的了。

借条只是一张废纸而已。

他虽然没回头,但我能感觉到他在后视镜里凝视着我。

我抓起背包,准备打开车门。

好好照顾你儿子。他探出头喊了一句。

我不寒而栗。

他对于我来说很陌生,而我对他来说却了如指掌。

我带着一种不安的心情下车离去。

雨越下越大,我找了个地方避雨,拉开背包看了一眼,里面果然有二十万。

3、

赶到医院时,天色已黑。

按计划我先去找主治医生王主任。

找到王主任时,我迫不及待地告诉他:手术费的事已解决,可以安排手术时间了。

但王主任的回答像是冬天里的一盆水,浇得我透心凉。

一个小时前,接到捐助者家属电话,捐助者在回家途中遭遇车祸,正极力抢救。

一小时前,车祸,男孩………….。

我极力回忆着每一个细节,越想越害怕,难道被宝马车撞的那个男孩就是捐助者?

我脸色惨白,不敢再往下想。

如果捐助者是被撞的男孩,那我儿子也没得救了。

宝马男曾说,他去核验过,确定男孩已死。

我一脸忧愁,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高副院长那边兴许还有别的门道,你明早去他那里咨询一下。

听到还有希望,我抹干泪水,转身给王主任鞠了个躬。

高院长办公室出门左拐,最里边那间办公室。王主任嘱咐道。

谢谢您,王主任。我先去陪我儿子了。

对于王主任,我是由衷的感谢他,我不在医院的时候,基本都是他在照顾我儿子。

3、

在重症室门外,有一个打扮时髦的中年妇女,正焦急地来回踱步。

从她的眼神里可以判定,她肯定是重症病人家属。

我推门进去时,她突然尖叫一声,拉着我大声问:你这包……..哪里来的?

这是我的包,当然是我自己家里拿的。我被她的无礼激怒了,怒吼着回答。

对不起,是我看错了。时髦女马上向我道歉,不过我从她的眼里看到了一丝惊恐。

显然,这个包她非常熟悉。难道她认识肇事者?

我仔细打量眼前的时髦女。

三十五岁左右,身材饱满匀称,秀发烫成波浪卷,皮肤白晳,五官精致,属典型美女类。

最耀眼的是,她手臂上有一朵刺青玫瑰。

自从我借了宝妈男二十万,我的警觉性陡然提高不少。

去到哪里,都会先观察身边环境,看看有没有跟踪。

毕竟人家是开宝马的,经济实力决定人际圈的时代,找几个人办我,对宝马男来说很简单。

从时髦女的眼神里看到的那丝惊悚,是她看到我背的包时散发出来的。

女人的直觉告诉我,她一定认识宝马男,而且关系不一般。

正当我想进一步搭话时,重症室的门开了,三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出来。

时髦女一个箭步迎上前:怎么样?医生。

走在最前面的医生开口说:车撞击他身体的时候严重破坏到心脏,现在还在抢救中。肇事者找到了吗?提前准备好理赔资料。我们会继续抢救,不会放过一丝希望。

时髦女听到这句话时,摇摇头,嚎淘大哭:

他前几天才跟我说过,他要把骨髓捐出去,怎么才两天就出这个事?

听到这儿,我脑袋一嗡,她是捐助者的母亲。

他儿子之所以躺在重症室里,是因为有人开车撞了她儿子,肇事者还逃逸了。

我正要上前安慰她几句,三个医生中个子最高的那个医生跟我说:她就是刘天的母亲,刘天是你儿子的骨髓捐助者。

医生说完这句话,我和时髦女都不约而同地望向对方。

我鼻子一酸,眼泪哗哗而下。

我起身朝她走去,此刻,只想给她一个拥抱。

4、

她叫刘艳,儿子叫刘天。

刘天在一年前得了一种怪病,求遍所有名医都没治好。

折腾了一年,刘天死心了。

最后一次去医院检查,医生告诉他,时日不多了。

他回家后跟刘艳说,他要把骨髓捐出去。

他咨询过医生,他的骨髓非常优质,适合捐助。

刘天写过遗嘱,他死后,他的骨髓要捐献给白血病患者。

他所有的积蓄,近二十万也全部捐给需要骨髓移植的病人。

但令他伤心的是,手术前一天,二十万不翼而飞。

他随即出门去派出所报案,还没到派出所,就发生了车祸。

听到这里,我后背发凉,直冒冷汗。

我没再多问,我要找宝马男问个清楚。

5、

茫茫人海,去哪里找宝马男?

我真是太糊涂了,当时也不要个联系方式,光写了个借条。

不知道怎么找宝马男,我就先找高副院长。

第二天,上午八点半,我去找高院长。

找到最里一间办公室时,发现房门紧闭,高院长还没来。

我就在办公室门口等待,突然,办公室门上的一张照片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凑近办公室门仔细看了一眼,吓了一跳,高院长的办公室工作照挂的正是宝马男的照片。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高院长怎么可能是宝马男呢?

如果宝马男真的是高院长的话,我儿子的命岂不拿捏在他的手里了。

我是目击证人,我目睹了整个过程。

如果不替他保密,以他在医院的实力,不会让我儿子顺利手术的。

我想起了我下车时他说的那句话,好好照顾你儿子。

从这句话中可以得出,他熟悉我的情况。

他知道我儿子要做手术,他知道我缺二十万。

事情到这步我才明白,我卷进去的这桩案子,有巧合,也有意外。

哪些是真?哪些是假?我都犯糊涂了。

高院长为什么会肇事后逃逸?以他的实力完全可以走正常赔付程序。

他和刘艳有没有关系?

给我的二十万是拿了刘天的?

种种疑问折磨着我,二十万瞬间成了烫手山芋。

不管高院长是不是宝马男,为了我儿子,我都得求他办事。

高院长来了自然见分晓,我想再多也没有用。

就这样煎熬着度过了半个小时。

九点整的时候,高院长来了,穿了一身西服,格外精神。

等他走到离我十多米远时,我才确定,高院长就是宝马男。

我的心呯呯狂跳不已。

高院长见我在办公室门外等候,丝毫没有惊讶,仿佛在意料之中一样。

自从确定高院长就是宝马男时,我一直处于紧张状态。

他既然比王主任的级别高,手里的权力自然大。

他会不会在签字这一关,为难我?

站着干什么?进来说话。

听到高院长发话,我回过神来,才发现他已坐到办公桌后皮椅上。

我进去后刚坐下,高院长就从包里拿出一部手机,轻轻推到我面前。

不好意思!你的手机不小心被我压坏了,给你买了一部新手机,你先用着。

我看了一眼新手机,是iphone13。

这可是刚上市的新款,实体店卖价都在八千元以上。

我原来用的是个杂牌子,品牌名我都不知道,唯一的优点是声音大,通话清晰。

看着新手机,我摇摇头,我还是用我原来的手机吧,坏了没关系,修一修就可以。

说实在的,我之前用的手机随便一个维修点都能修复。

叫你用你就用,你儿子不是喜欢iphone?就当是我送给你儿子。

高院长说话时总是带着一种威严,让人无法拒绝。

那我就替我儿子收下了。谢谢您 !

找我什么事?如果是你儿子的事,我这边会尽力帮你协调。刚才听同事说了,捐助给你儿子的骨髓源出了车祸,正在icu病房抢救,生死未卜。

当高院长提到车祸两字时,瞳孔微微紧缩了一下。

是的,如果刘天那边无法捐助了,还望高院长给想想办法。我带着一种乞求的口吻说道。

高院长态度谦逊,干笑了一声,这个自然,我们什么关系?不给你优先安排都对不起我们的友谊!

既然事情已确定,我心想,尽快离开高院长的办公室,以免别人发现端倪。

那我就先告辞了,不打扰了!我鞠了个躬,准备出门。

不知何时,帮助我儿子的人我都习惯性地给他们鞠躬。这是发自内心地感恩。

刚转身准备出门,高院长说:你把包还我,我只要包,不要包里的东西。

我明白高院长的意思,他只要拿回那个包,包里的钱让我留下。

我回头看了高院长一眼,他满脸笑容,但笑容深处我看到了一把锋利无比的刀。

我点点头。

好的,一会我就给你送过来。

说完,我快速离开了高院长办公室。

6、

重症病房里,我手里拿着包,翻来覆去的打量着。

这是很普通的一个双肩包,总共有两层。

我掏空了整个背包,没有发现任何东西。

这么普通的一个背包,为什么高院长会要回去?

刘艳看到这个书包时,为什么眼神里会有惊悚感?

这书包肯定有别的秘密,要不然他们俩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刘天的家属,来一下。

过道里,一位瘦高年轻的医生用嘶哑的声音大叫着。

刘天的家属,在不在?

刘天家属。

医生叫了三声,无人应答后转身进了抢救室。

我猛地想起,刘天的家属不就是刘艳吗?

那天医生跟她说,刘天情况很危险,能不能抢救成功都还不清楚 。

按道理,她应该陪在刘天身边才对。

昨天晚上十一点左右,刘艳还在重症陪护室,怎么早上就看不到人了?

我看着手里的书包,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不会的,但愿我的想法是错误的。

抢救室的门再次被打开,从里面同时走出来三个医生和四个护士。

有两个护士推着床车,车上平躺着一个男孩,身上盖着一块白布。

可惜了!年纪轻轻就走了。推车的一个护士摇摇头,很是惋惜。

我下意识地自言自语:刘天,没抢救过来,走了?

刘天走了,代表我儿子的骨髓源没了。

我儿子没得救了。

我的眼泪又哗哗而下。

我双手使劲拉扯着书包背带,绝望、心酸、无奈充斥着全身。

突然,铛……...铛.........。

地上掉落了一个金属小模块。

我低头看了一眼,一个u盘掉落在板凳下面。

我下意识地拉扯时,无意间把背带的缝合处扯开了一道口子。

藏在背带里的u盘就自然掉了出来。

虽然我不知道这个u盘是用来干嘛的,但我想肯定是保存了重要的东西。

要不然,背包的主人不可能把u盘缝在背带里。

我藏好u盘,找针线把背带的口子缝合上。

想起高院长要我还他书包,我似乎意识到了点什么。

7、

我再次来到高院长办公室时,他还没来上班。

时间快到九点。我索性还是在门口等他。

忧心忡忡地熬了十多分钟,时间已到九点十多分,高院长还是没有出现。

我内心极度不安。

又等了半个小时,还是没有看到高院长。

想起二十万借款,想起神秘的u盘,我心生恐惧,压力已让我喘不过气。

我得到派出所去把情况说清楚,不然到时候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来到派出所门前,我又犹豫起来。

这二十万一交出去,相当于彻底放弃儿子的命了。

想到儿子,我很内疚,感觉是我亲手害了他。

没了老公,儿子就是我的命,没有儿子,我怎么活?

可是用这种方式去救我自己儿子的命,这样的方式有意义吗?

想到这,我真想大哭一场。感觉很无助。

就这样,我在派出所门前来回踱步了半个小时,还是没下定决心。

有钱,真好!可以不用为生计发愁。

没钱,最亲的人生病,也没办法救他的命。

这就是差别,穷人的命不是自己的命,富人的命才是命。

彷徨了半天,我决定还是交出二十万,哪怕不能给儿子治疗,我心也安些。

我想儿子知道这二十万是我替别人保密而借来的,他也不会接受治疗。

进入到大厅,接待我的是一个清秀的女警察。

我说明来意,她迅速通知所长和同事把我请到了询问室。

8、

你是怎么认识高院长的?

清秀的女警察还没等我坐稳就发话。

一股无形紧迫感瞬间压得我喘不上气。

我跟高院长是两天前认识的。我喘了口气,决定一次把我知道的全说清楚。

那天,我准备去找我堂弟借钱,在离堂弟住所不远的望都路上,一辆宝马车撞倒了一个男孩。我当时吓懵了,想起报警时,肇事者已把我拖上了他的车。昨天我才知道肇事者就是高院长。

我望了一眼女警察,她示意我继续。

事故发生时,高院长下车查看过伤者,但车上他跟我说确定已死。而且他自信地认为,警察找不到任何证据。他知道我是唯一的目击者。我当时还特意留意他的车牌,发现没上牌照,是辆新车。

女警察飞快地记录着,时不时的抬头看我两眼。

我说得快时,就示意我先暂停。

他提出给我二十万,把这事烂肚子里。我救儿心切,一时犯了糊涂,竟答应了他。不过我跟他说,二十万是借款,不是封口费。还写了个借条给他。借条他放在前排座位的收纳盒里。

说到这里,有一个满嘴胡子的警察打断了我的话。

你把你的名字写一下。他让清秀女警把纸和笔拿给我。

就写名字吗?我胆怯地问道。

心里想着,他们为什么要让我写名字?

管不了那么多,决定把事情交待清楚前,我已下定决心,不管受什么处罚,我都认。

我颤颤歪歪地在纸上写下了我的名字。

杨秀芬。

女警察把我写的字拿给另外一个满脸褶子的警察。

他看了一眼,望向胡子警察,点了点头。

继续陈述。女警察口气强硬,命令式地朝我说。

当时,车后座上就有一个背包,高院长说里面有二十万,我没看。但我下了车后,找地方看了,确实是二十万。

你拿这个钱去救你儿子的命,你内心不愧疚吗?

满脸褶子的警察朝我咆哮着。

老其,让她说完。

胡子警察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

直到现在,我才意识到,不报警,帮高院长隐瞒,我已触犯了法律。

知情不报,刻意隐瞒,这不就是帮凶吗?

想到这里,我额头直冒冷汗。

清秀女警察发现了我的异常,主动倒了杯水给我。

阿姨,你不用紧张,你把知道的交代清楚,你这算是主动投案,不用害怕。

我喝了口水,内心稍微平静后继续说:

我知情不报,确实不应该。我更不应该以救儿心切这个借口来推脱法律责任。我拿了二十万,一分钱没敢用。心里感觉不踏实。

你知道这二十万是哪里来的吗?

胡子警察问了一个再平常不过的问题。

这个我真不知道,我一直以为是他自己的。

我可以明确告诉你,这二十万不是高院长的,是高院长拿了别人的血汗钱。女警察抬头说。

我真不知道这钱是哪里来的,他让我拿我就拿,我没想那么多。我如实供述,至于他们信不信我,那是他们的事了。

胡子警察给女警察使了个眼色,女警察点点头,今天我们先到这里,你涉嫌包庇罪,需要在派出所随时听候询问。

我听到这话时,心都凉了一半。

我呆几晚都没关系,关键是我重症室的儿子,晚上谁来照顾他?

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们不让我走干嘛?我情绪激动,声音无形中大了些。

刚要出询问室的胡子警察听到我质问女警察,又转身折了回来。

我知道你担心你儿子,你放心,我安排专人去看护。你要是想起别的什么事,第一时间告诉我们。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听到他们安排专人去照顾我儿子,我心宽了点。

不过,呆在询问室里,确实无聊。

女警察在收拾她的文件资料,我猛然间想起,我还有个u盘。

9、

警官,我有重要情况汇报。

我提高嗓门喊了一声。

女警察抬头望了我一眼,笑眯眯说:什么重要情况,直接跟我说就可以。

我摇摇头,我要跟刚才的大胡子警察说,这可是我立功的机会。

别大胡子警察的乱叫,他是我们队长,姓张。女警察露出一丝不悦的神情。

其实,张队他们一直都没有走,他们只是在门外商量如何从我身上得到更多的信息。

听到我说有重要情况汇报,刚才询问我的几个人全都回来了。

说说看,什么重要情报?褶子警察遂先开口询问。

我从高院长给我的包里发现了一个u盘。是无意中发现的,包的主人把它缝在背包的背带里。

u盘呢?你有没有看过。

不知道为什么,一听褶子警察说话我就来气。

u盘当然在我这里。我冷冷的说,语气有点不自在。随后我掏出u盘故意拿给了张队。

张队接过u盘后,递给了褶子警察。

老其,看看是不是我们正在寻找的那个。

原来褶子警察叫老其,看他样子应该是技术部门的。

三分钟后,老其回到询问室,朝张队点了点头。

你立功了。这u盘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

听张队说我立功,我心里暗自庆幸。

立功就相当于减刑,我有过错,但也有功劳,这功过要是能相抵,那就太好了。

你认识刘艳吗?张队突然问道。

算认识,我们见过一次面,在重症监护室门口。

你知道她被谋杀了吗?女警察直勾勾地盯着我,似乎想从我面部表情里挖出点信息。

真的吗?我昨天晚上都还见到她,怎么今天就被谋杀了?我一脸地不相信。

她死得很惨,被烧死在一辆宝马车里,发现她时,面目全非,只剩点骨头架。

老其故意说得很恐怖。

沉默了一会,我自言自语:刘艳死在一辆宝马车里,宝马车不会是高院长开的那辆新车吧!

对,她就死在高院长开的那辆宝马车里。老其显然是听到了我说的话。

我眼泪不自主地再次落下,我从刘艳母子的悲惨命运中看到了无助和无奈。

我对这种感觉深有体会。

女警察递了一张手纸给我,我接过后擦了擦眼泪。

我跟她不熟,只见过一次面,她儿子是我儿子的骨髓源,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我回忆起了一个细节,她看到我背的包时,表情不自然。

那个包就是她儿子的,她看到包没有反应,那才不自然呢!

张队子淡淡地插了一句。

这样,小迪,你跟她说说情况,

10、

小迪就是那个女警察。她快速地跟我讲了大致情况。

刘艳生刘天后不久,刘天的爸爸就去世了。刘艳那时候还特别年轻,耐不住寂寞,跟高院长好上了。高院长财大气粗、出手阔绰。刘艳与高院长交往期间,得到过不少好处。

刘艳不怎么管刘天,刘天都不怎么待见她。从刘艳的亲戚嘴里了解到,刘天从小就对电脑感兴趣。他整天玩他爸爸留下的那台电脑。到十三岁时,已成了电脑高手。他经常在网站里接点类似于编程的小活。四五年下来,到十八岁时,他已积攒了二十多万。

天妒英才,正当刘天想进一步系统学习编程知识,攻克新的难题时,他被查出患上一种罕见的慢性病。这种病,平时不发作的时候,察觉不出。一旦发作,就是晚期,根本没有机会去治疗。

刘天查出得这种病且时日不多后,想到了捐骨髓和捐钱。他想为社会做点贡献。刘天非常痛恨高院长,因为高院长经常来他们家跟刘艳约会。

刘天用自己高超的黑客技术入侵了高院长的邮箱和社交软件,下载了大量资料,从资料中他发现高院长贪污公款且数额巨大。他把高院长的犯罪记录整理好,存在自己的u盘里。

前两天,他外出回家时,发现高院长在他们家,正和母亲做苟且之事。

他非常生气,直接闯入母亲房间痛骂高院长是畜生。高院长是有身份的人,听刘天骂自己,心里不是滋味,回骂了刘天。

两人你来我往,气急败坏之下,刘天揭露了高院长的庐山真面目。刘艳听到刘天说高院长挪用公款,贪污受贿,数额巨大时也非常害怕。

高院长听刘天这么一说,心里就动了杀机。谁妨碍他升官,他就会想尽一切办法除掉他们。罪恶的计划就这样产生了。

11、

原本高院长是不用自己动手杀刘天的,刘天得的病已活不了多长时间。刘天手里的证据让高院长不得不亲自下手除掉他。因为刘天多活一天,对高院长来说就是致命的威胁。

他想尽一切办法,但刘天就是不给他u盘。

他对刘艳百般恐吓,让她去劝说刘天,但依旧无用。刘天铁了心要铲除高院长。

万般无奈之下,高院长选择了灭口。

车祸就这样有预谋地发生了。

而这场车祸恰好被我阴差阳错的赶上。

决定撞死刘天前,高院长先去了刘天家,拿走了刘天刚出银行取出的二十万现金。既然找不到u盘,就毁了他的心愿。一击不致命,也可以让他在最后几天痛苦不已。

对刘天来说,未能实现自己的心愿必定会让他很痛苦。

杀人诛心。

太狠毒了。

怪不得高院长一开口就说给我二十万。原来他早就知道那包里是刘天积攒下来刚从银行取出的全部存款。

他给我的二十万现在想想我都后怕不已,他想栽赃给我,让警察以为是我偷走了二十万。他清楚我的情况,手术费还差二十万,而刘天丢失的数额也是二十万。而且我的动机很明显,拿钱救儿子命。

想到这里,我对自己说:从此往后,不管有没有机会医治儿子,哪怕还剩最后一分钟,我都要告诉儿子,做人一定心正,做一个守法公民比什么都重要。

关于那张借条的事,我们核实过,确实有这么回事,这件事上,你没有说慌。张队用赞许的口吻说道。

原来,他们让我写自己的名字,就是想比对一下笔迹。因为他们在烧毁大半的宝马车上发现了只剩借字的残片和签有杨秀芬三个字的残片。

我想不明白的是,高院长是怎么发现包里有他需要的u盘?

肯定是我拿走包以后,他才知道的。要不然他不会让我把包给他送回去。

我们从刘艳身上找到了手机金属残片,经过技术部门的鉴定,金属残片不属于手机原有的零部件,这种金属部件是用在窃听器上的。

张队停顿了几秒,继续说:这些原来是不用跟你说的,但能让你彻底看清遇到的这件事,能对你以后的生活有所帮助,透露点信息给你也无妨。

既然高院长能给刘艳装窃听器,那他送给我儿子的那部iphone上会不会也装了窃听器?

我急忙拿出手机,交给张队,这是高院长送给我儿子的,我原本不想要,但看到他威严的表情,我又不敢拒绝他。

张队接过手机,交给老其。

老其娴熟地打开后盖,果不其然,有窃听器。

这就是为什么高院长知道u盘在背包里的原因。

那天在医院重症室门口,我和刘艳谈话时,高院长听到刘艳问我包从哪里来时,高院长就猜到u盘肯定在包里。

当天晚上,高院长就约刘艳出去追问u盘的事,任凭高院长怎么折磨,刘艳都说不知道。

高院长到现在都不会想明白,不是刘艳不说,是她真不知道u盘藏在哪里。

她问我包是哪里来的,是因为她知道那个包是刘天的。她奇怪的是这个包怎么会出现在我手里。

她猜到这包是高院长拿走的,但她不明白怎么会在一个陌生女人手里又出现。

她想到的是,我或许跟高院长也有染。

但她没想到高院长会灭口刘天和她自己。

这是爱吗?

这是情。

爱讲无私,情讲欲望。

当激情不再,情就可有可无了。

12、

我回到医院时第二天上午十点多了。

虽然在派出所呆了一晚,但我觉得很值。

这一连串的事情让我明白,做人心正的重要性。

经过派出所领导讨论,我知情不报犯了包庇罪,理应受罚。但鉴于我有立功表现,功过相抵。就暂时不定我的罪了。

这样的结果对于我来说就是一种最宽大地处理了。

高院长,由于贪污腐败,被公安局刑拘,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更让我感觉这个世界是充满爱的事情是,派出所决定把刘天的二十万全部捐赠给我儿子。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们在u盘里发现了刘天的遗嘱。

无论我能不能如愿捐献骨髓,我的积蓄全部都捐献给杨浩。他是医院给我指定的第一个受捐者。

听到这里,我的眼泪再一次夺眶而出。

我是一个弱女子,自从我丈夫去世后,我喜欢哭。

最近哭得更频繁。

我哭不是因为生活艰难,而是因为更多的有心人让我感动,让我感觉社会的温暖。

这是一个充满爱的世界。

我困顿过,绝望过,但此刻我对生活充满了渴望和热爱。

我也有信心面对未来的一切困难。

你又跑哪里去了,一夜不归。还让民警过来照顾你儿子,你挺有能耐。

我深深地给王主任鞠了个躬,真心的感恩他。

别愣着了,签个字,我们要开始做手术了。王主任催促着说。

有骨髓源了?我兴奋地问王主任。

早就有了,单子一直压在高院长办公室。

原来,在刘天确定捐献的前一天,就有匹配我儿子的骨髓源,王主任也及时上报领导审核,但高院长一直没回复。

又是高院长。

不,他已不再是高院长。

他即将成为监狱的一员。

不想那么多了,签字做手术。

当我在手术单上签下名字的时候,我长长舒了一口气。

13、

一年前,我丈夫遭遇车祸,肇事者开的也是一辆无牌照的宝马X6。

我找这辆车足足找了一年,直到我去望都路那天,再次碰见它。

江西真的很穷吗?
海南(尤其是海口)的发展前景如何?